走访近10所芬兰学校,我感受到了芬兰教育的温度

芬兰教育

 看点    因为在PISA国际学生测评中的出色表现,芬兰教育早已成为大家学习和讨论的对象。谈起芬兰教育的成功,诸如现象式教学、学习效率、人均阅读量、校际差异,都是绕不开的关键词。除此以外,芬兰教育还有哪些值得我们关注的地方?本文作者上海市奉贤区惠敏学校孙卫红,先后走访了芬兰近10所学校,深刻感受到了芬兰教育背后的温度,为我们提供有关芬兰教育的更多侧面。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第一教育 (ID: diyijiaoyu)


文丨孙卫红    编丨Jennifer


我于2019年9月参加了市教委组织的为期3周的芬兰教育考察,前两周在有“运动之城”之称、PISA测试全球第一的活力城市——于韦斯屈莱,第三周在繁华而风韵十足的芬兰首都赫尔辛基

3周时间里,我跟随考察团走访了芬兰近10 所学校,深刻体会到为什么芬兰教育被称为“全世界最好的教育”。

芬兰的每一所学校都秉承“以学生发展为中心”的办学理念,关注学生的运动、兴趣与幸福,注重学生的生活支持、学习支持,在不同领域、不同方面为学生成长提供帮助。


灵活的学习空间
实现以生为本

“教室的核心作用是激发对学习的渴望,及强化学习的过程。”

这是芬兰教育对学习空间的理解。他们认为,从被动教室到主动教学空间,教室不是教学环境,而是教学本身。

走进Valteri-Onerva 中心门口,我们禁不住赞叹“太漂亮了!”门口左手边透明大玻璃里面是整洁现代的办公室,右手边是一个桌球室,让人感受到芬兰学校所共有的运动气息,门口可爱的彼得兔与盲人泥塑作品展现出童趣。

正前方竟是一个开放式小剧场,观众席是原木的阶梯,既温馨又实用。而大玻璃上的盲文、地面上的盲道都体现出中心“以学生为本”的设计理念。


该中心前身是芬兰国家级特殊学校联盟。2015 年8 月1 日起正式成为学习咨询中心,在芬兰各地有6 个分支机构,提供广泛的服务来支持政府推行的融合教育,咨询与指导工作主要提供“评估与评价”“康复”服务。

该中心的设计理念是《走向新的空间》和《使用空间的方法》。“实现” 空间概念,即“公园”式开放工作空间,“泉水”式集中工作空间,“巢穴”式静溢工作空间。

从“听到”“感到”“看见”“闻到”植物的理念出发,进行校园整体设计。例如,地板的颜色和桌椅的颜色搭配,灯光的亮度和发光点,桌子高低升降和自由组合,各个场所的隔音设备,包括餐厅等等,令我们无不感叹设计之用心与专业。

Laukaa Satavuo 学校则是芬兰第一所选用全木建材的学校,注重环保健康。我们参观了学校多功能教室,了解学校家具及学习环境解决方案。

在参观过程中,我们深深感受到了环境即教育。该校的环境是为了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及给学生更多的学习体验,学习环境的营造原则是孩子的学习乐趣,让学生主动学习思考。


该所学校的学习设计经理Tina 女士向我们介绍了Isku 积极学习概念,其中包括了两个方面:一是设计灵活及多功能的教室;二是Isku 积极学习理念下设计的家具及学习环境解决方案。

Isku 中心是世界级的学习生态系统及创新平台,他们认为教室的核心作用是激发对学习的渴望,强化学习的过程,给环境赋予生命。

Isku 运用于所有环境中,它能促进集体学习及团队协作。这样人性化的设计理念,让我们真正感受到芬兰“以学生为本” 的教育态度。

他们创造多样化的教育环境,每个空间都可以提供学习的机会,既融合了科技元素,又实现了舒适与美观,最终回归到为每一位学生的学习服务。这使我们充分感受到了芬兰教育的温度。

与芬兰相比,我们的教室缺少变化,若干排桌子和若干排椅子整齐划一地排放在教室里。


我们完全可以在每个教室安置一些舒适的沙发,课桌椅也可以改成更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能够自由拼接的、更为舒适的式样。室内的地毯更可以设计成“趣味数学游戏毯”“趣味汉字游戏毯”“辨别颜色游戏毯”“指南针”等等,让教室环境本身成为一种教学资源。
教师合作教学
成就高效课堂

芬兰学校的合作教学是显而易见的。

每到一所学校,透过玻璃窗朝教室里观察,我们能看到十几到二十几个学生的班级里,一定会有2~3 位老师。

据介绍,芬兰合作教学的形式分为:互补教学,即一名教师主导课堂,另一名教师支持;平行教学,即相同(或分开)的教室,学生分两组进行教学;团队教学,即一起计划,对授课内容达成共识,在课堂中灵活改变角色。

在平行教学中,如果是两个同质化学生小组,每位教师向自己负责的学生小组提供相同的材料,这种模式增加了学生与教师互动的机会。

如果是两个异质化小组,则根据学生在某一学科领域的表现,将学生分为两组。一组学生需要重新教学,而另一组学生则准备好进行扩展活动。

平行教学中还有多选教学,一名教师指导整个班级,而支持教师与可能需要重新教学的一部分困难学生另组一个小组。该小组可留在教室内或离开教室到较安静的地方。平行教学中还有灵活组合,学生和教师灵活分组,小组会不时重组。


合作教学的优势是教师可以从彼此身上学习, 这将为教师带来专业性成长。当教师互相帮助克服困难时,提升了工作幸福感。

教师利用彼此的优势,合作实现更好的、令人兴奋的课堂。教师可以为学生提供更多资源,对学生的分层教学能够做得更加充分。

让学校动起来
释放学生天性

在芬兰学习考察的这段时间,但凡走进校园,就会看到孩子们在操场上尽情玩耍:荡秋千、踢球、跑步、跳绳、爬树……欢笑声、尖叫声、呐喊声此起彼伏。

在芬兰的学校,无论天晴下雨、严寒酷暑,孩子们都会换上运动装备,在操场上挥汗如雨。有些芬兰学校甚至会在教室里开辟出运动角和室内运动项目。

2019 年9 月18 日,室外气温零下一度。我们参观了Keski-Palokka 学校。走近校园,满眼都是好动的孩子们,有踩着滑板车上学的、有骑着自行车上学的、有步行上学的……校园周边的树林里也到处是孩子们活动的身影。


当我们走进教室,发现有很多运动器材;教室外的走廊里也有各种与运动相关的设施。孩子们一会儿在教室里攀爬,一会儿在走廊里跳跃。

我们走进一间非常宽敞的教室,惊讶地发现教室的一半是一个类似于体操训练的场所。

经该校老师的解释,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所学校的教育理念是“让学校动起来”。这一理念贯穿该校环境营造和教育教学的每一个细节。

“让学校动起来”是于韦斯屈莱市政府所倡导的。从2010 年开始,Keski-Palokka 学校率先开始探索。从取得的实效看,他们的实践是非常成功的。

该校老师现场播放了他们学校在脸书上的一段学生将学习与运动相结合的视频。视频中,学生所展现的运动能力、灿烂笑容深深感染着我们每一个参观者。运动,不仅让这所学校的学生拥有了健康的体魄,也提升了他们的注意力和幸福感。

喜爱运动是每个孩子的天性,特殊教育学生同样如此。

芬兰之行给我的启示是:特殊教育学校也可以动起来。我们可以根据学生的年龄特点、残障程度,购置一些适合学生的运动器材,让孩子们走出教室、走向操场,组织他们参加更多的趣味运动。我们还可以在教室里添置一些安全可靠的运动器材, 让班级成为灵活运动的空间。


 每一个人
都是“特殊需要者”

在芬兰,特殊教育是针对每一个受教育者而言的,他们认为每一个人都是特殊需要者。

他们或许在某些方面表现出天赋,但同时在另一些方面需要特殊支持。

“差异化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责任。” 教育平等,并非意味着所有学生都获得相同的知识,而是所有学生都能获得所需的知识。

因此,芬兰学生即使是有严重发育障碍,也会接受相同的基础教育。在芬兰,超过99.7% 的学生完成了九年制义务教育。

考察过程中,我们看到、听到与感受到最多的就是三级支持网络——普通支持、强化支持与特殊支持。


芬兰所有的学生都能获得普通支持, 主要来自普通教师与非全日制特殊教师,他们通常对某一位学生在阅读、写作、演讲或学科中遇到的问题,每周进行特殊教育两个多小时。

10.6% 的学生得到强化支持,非全日制特殊教师为这一类学生拟定特别的强化学习计划(learning plan);8.1% 的学生得到特殊支持,这一类学生在普通或特殊教育班级(小组)有轻微或严重的学习或行为困难,教师为他们量身定制个性化教育计划(IEP)。

虽然这些学生大多数时间需要在特殊支持计划里,但他们仍然是普通班级的一员。

在芬兰,需要特殊支持的学生有4200 名,这些学生有非常明显的生理方面障碍( 感官、社会情感、智力),占学生总数的0.8%,分布在70 所特殊学校。

除此以外,“车站儿童——步行者咖啡馆”是一个当地非政府机构组织,该机构主要关注防止年轻人边缘化的问题。


通过机构负责人Christian Wentzel 的介绍,我们了解到“车站儿童——步行者咖啡馆”1990 年正式创立于赫尔辛基。该机构成立的主要目的是在成人和青少年(13~17 岁)之间提供安全交流的方式。

机构有40 名正式员工,志愿者大概有400 名。芬兰共有8 个这样的流动咖啡馆,60% 的资金由政府拨款,40% 来源于私人捐款,而且资金的使用都有严格审查制度。

每天进入步行者咖啡馆的青少年客流量是150~200 名左右,会有20 个不同母语的青少年聚集于此。

这些青少年中有优秀的,也有问题少年,大家没有任何歧视,一起下象棋、打牌、聊天等,如果遇到问题也会有志愿者陪伴倾听,提供问题解决方案等服务。

步行者咖啡馆与商场、火车站、街道、公园、图书馆、警察、家庭等建立合作机制,为青少年提供可靠、安全的沟通渠道,防止他们边缘化。

它们分布在芬兰市中心,也深入偏远的乡村,倡导“我们去孩子在的地方”,使更多的青少年参与进来,让每个青少年享受平等的服务。


同样,在上海,每一所特殊教育学校都会有许多来源于校外的爱心共建单位。他们经常会给特殊学生送温暖、送爱心,组织特殊学生开展一些主题日活动等。

芬兰之行给我的启示是,让特殊学生走进企业。我们可以结合爱心共建单位自身的行业特色与优势,设计一些职业体验项目,带着孩子们走进去,了解、体验各种职业。

这些项目要结合学生的生活经验,注重体验与参与,让学生在每一次活动中真正收获快乐与成长。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我们甚至可以确立几个适合轻度智障学生的职前社会实践点, 形成针对特殊学生的生涯教育模式。

为了生活而学习

在芬兰,教育是与生活无缝对接、自然发生的。

比如,几乎每所学校都有烹饪室,飘着烹饪食物的香气, 孩子们兴高采烈地上着烹饪课;几乎每所学校都有木工之家,里面的专业设备一应俱全,孩子们在木工课上会制作出凳子、箱子、篮子等一系列成品。


我所探访的Tikkala 学校是一所乡村学校,同样具备这些课程。

在缝纫课上,孩子们忽然问起:“针穿过布料和穿过纸张为什么感觉那么不一样?”于是老师们就开始了“摩擦力”的教学。

接下来学生就满世界地去找“摩檫力”。

比如,有热心的家长给学校送来一本关于“勇敢”的绘本,于是围绕这个绘本,就有了整整一个学年关于“勇敢” 的学习。“勇敢地结识新朋友”“勇敢地认识周围的世界”“勇敢地向别人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们到访的当天,孩子们的学习任务是学会勇敢道歉。

老师给每个小组长一份故事大纲,几张写着关于表达道歉的句式的纸,还有一张到森林里寻找“金色石头”的地图,这是作为勇于承认错误的人的最高奖励,并且要求每个小组拍摄一段关于道歉的视频。

孩子们要先做好计划,然后按照计划进行语言学习、设计拍摄场景、进行排练、拍摄视频,还要按照地图到森林里去寻找那块神奇的“金色石头”。


值得一提的是,在芬兰的许多学校,学生与森林建立了紧密的关系。

他们在森林里找颜色、找叶子、找树、找花、找蘑菇……让学生学会爱惜、保护大自然,在大自然中寻找知识,培养生活的能力。

因此,好多学校会安排半天时间带学生去森林里。

教师分配任务,例如,去找高的树和矮的树,要求学生拍视频,填写调查表交作业,学生通过观察、感知、测量、记录、讨论等加深对“高”与“矮”等概念的感知,学习形式十分有趣、非常吸引人。

以上这些,还只是我在芬兰学校探访过程中,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些芬兰教育侧面。正是这一个个侧面,汇聚成了有“温度”的教育。


文章来源:外滩教育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教育;儿童;父母;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